asjdf

一只在杭电摸鱼的小火鸡

绣球花变成蓝色了

我的灵魂会顺着花的血脉,再一次重见阳光和亲爱的你。

1.睡美人即将变成精灵

暑假期间,因为妈妈喜欢喝岳麓山上的山泉,向晚每天都早早地爬上山,选最高处的源头灌上两大壶。

这天山上有雾。向晚见前面有一团蓝色的东西泊在路边,走近了,才发现是一辆宝蓝色的甲壳虫。车子前座的窗户大开着,一个人正趴在方向盘上呼呼大睡。睫毛沉沉垂着,枕在脸颊下的修长手指仿佛象牙雕就,在茫茫的雾气里看到这样一张脸,向晚一下子便想到山间的精灵。

十六岁少女的心突然跳的飞快。再一细看,向晚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那辆甲壳虫靠山崖那边的前后两个轮子,都已经有一半悬空,而车主人手刹都没拉。如果他稍稍一动,让最后的平衡点也失去,那就当真要变成这山间的精灵了。

他记起山顶的草坪上有一群老爷子在练太极剑,咬了咬嘴唇,转头沿着青石板路朝上跑去。

等到老爷子们跟向晚一起,把甲壳虫从山崖边推回到路中间的时候,他才悠悠醒过来,茫然的看着车子周围一群人,一言不发。

向晚没办法,只好自己不停地向这群人鞠躬道谢。等到老爷子门走远之后,他回过头来。甲壳虫的主人正趴在窗子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笑。

向晚心底的火苗“噌”地冒了上来,她狠狠地盯着他:“你没事跑到山上来找死吗?”

他依然那样浅笑着,静静垂下了眼皮:“我有事啊,我上来看日出的,到得早了点,所以睡了一觉。”

向晚为之气节。她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拾起地上两只水全部漏光了的壶,垂头丧气地往山下走去。

没走几步,身后传来那人惊喜的声音:“女飞侠,快看,太阳出来了!”

她回过头去。殷红的太阳已经浴血而出了,光芒给整座山涂上了一成薄薄的金沙。背对着朝她笑的男生,也像幻境中才有的人。

向晚怔了一怔,装过身大步下山了。

2.传说中的公子世无双

暑假毫无征兆的结束了。新学期第一天,班主任领了个男生进来。

向晚抬头望了一眼,心脏顿时扑通扑通狂跳起来。夏末的阳光璀璨,他的头发带了点天然的金黄色,看起来很柔软。淡金色头发下苍白的脸颊,像开的正盛的水仙。

由于个子太高,欧阳瑾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让人遗憾的是,他为时嚣张过头了,课间总是忙着翻漫画或者跟周围的女孩子打情骂俏,上课时间从来都不听课,一味的趴在桌子上睡觉。

向晚的闺蜜颜妍也不爱读书。他倒是很看得上欧阳瑾,上学放学的路上闲来无事总是夸着他,长得美,又幽默,是二世祖却没有一点暴发户的猥琐气质。

向晚一边默默地背英语单词,一边不以为然:“也就那点青楼小粉头的伎俩,亏你还拿他当个宝。”

“哪里,明明是公子世无双。”颜妍一脸坏笑地伸手指向校门口。

他穿着黑色T恤水洗蓝仔裤,背影亭亭,蝴蝶骨嶙峋,正低头钻进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法拉利。旁边的中年人大概是他父亲,满眼慈爱的看着他。

向晚冷哼一声:“那里是公子世无双,你是想说车子世无双吧。”

但这似乎丝毫没有阻挡颜妍那颗燃烧的少女心。

几天后的黄昏,向晚吃完饭,踩着自己的影子晃晃悠悠往学校走去,走到巷子口的时候迎面碰上一个人。是颜妍的妈妈。她异常欢喜地看着向晚:“你真是个好孩子,还想着晚上回家给颜妍补课,她跟你睡,我放心!”

颜妍又在玩什么把戏?向晚满腹狐疑,终究还是没问出口,笑着跟颜妍妈妈告了别。

进教室时,晚自习铃声刚好响起向晚清点了一下人数,全班独缺了颜妍和欧阳瑾。她的心里“咯噔”一下,空掉了一大块。

直到晚自习结束,那两个座位还是空着的。她终于忍不住,收拾好书包冲到后面去了。

颜妍前桌的男生一边收拾课本一边慢条斯理地说:“傍晚的时候,听颜妍提过,好像要去欧阳瑾家玩吧。”

向晚想到颜妈妈的话,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颜妍今晚是不打算回家过夜了,而且还拿自己做了幌子。

她急匆匆地骑着自行车在城市的夜晚穿行,说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生颜妍的气,还是…..生欧阳瑾的气。十六年来,她从来没有像现在魂不守舍、六神无主,在明亮的街灯下摔了好几蛟,膝盖和手掌都跌破了。

欧阳瑾家的房子在江边,哥特式的别墅,灯火通明。向晚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外面,看着织满大丽花的波斯地毯上,一大群女孩子笑闹着滚成一团,颜妍也在其中。别墅的少主人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笑着看她们疯,像打量橱窗里一批精美的瓷器。

刚才摔破的伤口突然火辣辣地疼起来。向晚冲了进去,顺手抓起一杯红酒,泼在了他的脸上:“你以为有了钱,就可以随便玩弄女孩子吗?”

欧阳瑾原本便白,猝不及防被破了一杯红酒,脸色更是煞白如纸,眼中漠漠如无边夜色。

向晚没有看他,径直走到颜妍面前:“你还不快跟我回去,要把你妈气死吗?”说完,她转过身,仓皇退了出去,唯恐眼中的泪落在总人面前。

颜妍追了上来,怯怯地跟在一旁:“你别生气了。其实不是欧阳瑾的错。我本来打算跟几个朋友去KTV包个通宵,给205班的孙晓庆祝生日,所以早上跟我妈撒了个谎。欧阳瑾知道后,说几个女孩子晚上去那种场合不安全,还不如来他家。反正他也是一个人住,没什么拘谨,十点之前再开车送我们回家就是了。”

向晚没出声,原本揪成一团的心不知不觉松快了一些,随即想起刚才男生的眼神,胸口又闷闷地痛起来。

“你先停一下啦,别走那么快。”颜妍拿出一瓶红药水晃了晃,“是欧阳瑾叫我拿来的,嘿嘿,他心倒是挺细,看到了你这些伤,连我都没看到呢。”

3.世界上最温柔的声音

向晚知道自己错了,却拉不下脸去跟欧阳瑾道歉,也不好意思跟他说话。男生倒是坦荡,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偶尔在校园里迎面遇上了,任然那样浅笑着,朝他轻轻点头。

暮春时节,暖风惹人醉。班上组织去郊区露营。忙活了大半个下午,其他组的帐篷都搭好了。向晚这一组折腾了好久,柱子断掉了一根。跟她同组的女生们坐在地上直嚷累。向晚没办法,只好一个人到旁边的树林里去找合适的树干来代替。

男南方的森林湿气蒸腾,树木遮天蔽日。向晚走了很久,好不容易发现一根粗细合适的樟树枝。她拖着小枝干往回走,走着走着,身后的灌木丛窸窸窣窣了一阵子,传来低低的哄声。

女孩子心里一凉,慢慢回过头去,刚好与一双碧绿的兽眼对了个正着。她吓的魂飞魄散,扔下手里的树枝,慌不择路地狂奔起来。没跑几步,脚下一滑,沿着一个斜坡滚了下去。坡上长着无数细小荆棘,挂的他全身到处都是细细密密的小伤口。所幸,终于看不见那双碧绿的眼睛了。

天已经黑透了。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走出这片森林,只得胡乱选了一个方向,不停地走。天上无星无月,露气一层层浮上来,耳边是整座森林的窃窃私语声。十七年来从未有过的孤立无援一点一点侵蚀了向晚的肌骨。她原本铁骨铮铮,这个时刻,却冷得直想哭。

“向晚!”黑暗里,有人在唤她,清亮的男声。她以为是幻听,然而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又响起来。

她颤抖着循着那个声音奔过去:“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微弱的手机蓝光下,少年的笑容美如神明。欧阳瑾温柔地看向向晚,轻声安慰她:“别怕,别怕,我在乡下生活过十几年,山路走多了,跟着我走吧,不会有事的。”

他用手机屏幕照亮向晚的脚下。没过多久,天空便现出银色的光辉,周围的一切都敞亮起来。原来月亮一直都在,只是被茂密的树叶挡住了。

走了一会儿,面前出现一条小河。欧阳瑾低头看着向晚:“这里离我们的营地太远了,摸黑走过去反而有危险,不如就在这里生堆火,将就过一夜把?”向晚默默地点点头。两个人捡来一堆枯柴。熊熊的火光很快升腾起来。

男孩子明净的脸颊被如水的月光淋得湿透,向晚的心突然变得很软很软。她轻声问道:“你们家那么有钱,你怎么会在乡下住那么多年?”

欧阳瑾淡淡地笑了:“我跟妈妈在乡下住了十几年,父亲一直没音讯。妈妈生病去世后,他突然回来了,要接我进城。我原本不想跟他走的,但是留在乡下只会给叔叔家添麻烦,所以跟着他来了。

”父亲是有新家庭的,我一个人住江边。呵呵,房子那么大,住在里面的我,像只随时要被江风刮走的蚂蚁。”

他说的云淡风轻,手却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向晚能读懂这短短十几年里的辛酸。她伸出手去,静静的握住了他修长冰凉的手。

更深露重,寒意一遍一遍地侵袭着他们。向晚却在不知不觉中熟睡了,再醒来时,鸟语花香,天已大亮。他在耳旁轻声的呼唤:“向晚!向晚!”

她故意迟了几分钟,才睁开眼睛,她想多听几声,这世界上最温柔的声音。

4.梦想被点燃又熄灭了

回到学校后,向晚跟老师申请和欧阳瑾一起坐。

她像个唠叨的小母亲,一遍一遍兢兢业业地把他从课堂上推醒,又给他讲解每一门功课的习题。男孩子不胜其烦,最终只好妥协了,乖乖的听课,乖乖的上晚自习。

也许当真是越来越用功的缘故,他越来越瘦了,功课却一天一天好起来。向晚知道他是极聪明的人,只要能坚持下去,高考的时候一定能和自己考到同一所大学。到那时候,他们远走高飞离开这里。他便可以彻底摆脱父亲的阴影,不必再有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不必再像蚂蚁一下,时时刻刻担心被江风吹走。

向晚写过一篇作文,被老师当范文在课堂上念了。那次作文的主题是“梦想。她说她想在晴朗的春日,和一个人驾着帆船出海,一起聆听海洋最真实的声音。而这个人,向晚在心中笃定地相信,会是欧阳瑾。

随之而来的是兵荒马乱的高三。年级前三十名被集中到一个班冲刺名校。向晚没有以前那么多时间去督促欧阳瑾了,偶尔经过他的教室,也很少能找到他的身影,听说他又搬回教室后面,跟颜妍她们混在一起了,每天懒懒散散,成绩更是一落千丈。因为他父亲已经为他联系好了大学,高考多少分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了。

向晚的心狠狠地沉了下去。放学的时候,他把欧阳瑾堵在了校门口,固执的盯着他:“为什么要自暴自弃?”

男生深色淡淡的:“像我们这种人,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你跟我不是同一个世界,通往明天的路自然也就不一样,照顾好你自己就OK了。再见!”

那辆黑色的法拉利在前面等着他。他走得极慢。向晚却仍然感觉到,他正以无可挽回的速度离开她的世界。她想把他拉回来,然而——

高考前的体检中,颜妍出事了。她被查出有两个月的身孕,且不肯开口说孩子的爸爸是谁。她严苛的父亲——从军多年的退伍老兵毫不留情地缚住她的双手,把她吊在了客厅里。

向晚从学校请了假出来,提着水果篮匆匆赶往颜妍家。她伸手准备推开那扇木门,却又停住了。

里面传来她熟悉的声音,不是很大,却掷地有声:“伯父,求您放了颜妍吧。孩子….孩子是我的。那天….我们喝了点酒…..总之….总之….我会负责的。”

那个晚上,向晚没有回学校,也没有回家。她坐在长风猎猎的江堤上,狠狠地哭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她哀求母亲搬了家,到完全陌生的城市上学,高考之后又申请去了欧洲念书,总之,离故乡小城越远越好。

5.爱是生命中最美的事

四年后,向晚回到家,茫然的站在阳台上,举目眺望略觉陌生的城市。早春的晨光静好,阳台上孤零零摆着一盆植物,粉红色的花,簇簇团团。向晚伸手轻抚着它的叶子,身后的母亲开口了:“前两年你生日那天,快递公司送来的。也没写寄件人的名字。你不在家,我便养着了。”

“这是盆什么花啊?”

“绣球花。”

绣球花。向晚的心里一惊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的教室里,明净的男生笑看着她:“1月1日生日啊,那就是要受到绣球花的祝福了。”

她心下明了,没有再说什么。即使最后什么都改变了,面目全非,但在最最开始的时候你,有些东西是真的,永无机会变更。

不久后的一天,她在街上碰到手里牵了个孩子的颜妍。向晚温柔得抚摸那小男孩的头发,轻轻笑了:“这小家伙长得不像欧阳瑾,像你。”

颜妍也笑了:“他并不是欧阳瑾的孩子,怎么会像他。当年他不过是看我可怜,自己又生着病,便帮我一把罢了。他把名下的车子和房子都给了我们,之后不久,便走了。”

八月的南方城市日光倾城,向晚却觉得寒冷刺骨:“他什么时候去的?”

“是你搬走之后的圣诞节吧。我记得因为在家里陪着女儿,都没赶上见他最后一面。”

向晚把自己关在家里三天,一抬头,发现窗台上的绣球花不知什么时候,从粉红变成了明净的蓝色。

来探视她的闺蜜见了吃吃地笑:“我前天看了篇《读者》上的文章,说有人把一支杀过人的枪藏在了绣球花盆里。警察原本没有任何证据逮捕他。结果那绣球花沾了铁锈,变成蓝色了,从而让警察找到了罪证。你不会也藏了什么凶器在里头吧?”

闺蜜一走,向晚立刻把花盆抱到了房间的桌子上,拿着小铲子的手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

她把泥土小心翼翼地挖到另一个花盆里,唯恐伤到了绣球花的根须,每挖一下,都要犹豫许久。她即希望看到什么,又希望什么都不要看到。然而挖到四分之三的时候,小花铲“叮”的一声响,似乎碰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她颤抖着伸手摸出来,是一个已经绣得面目模糊的小铁盒,打开铁盒,里面静静躺着一个U盘。

向晚颤抖着手把U盘插在电脑上,是一个只有10M的音频文件。向晚轻轻戴上耳塞,郑重的恩下了鼠标。

静,无边无际的静。他屏息听了许久,才发现极其微小的风和浪花的声音,像恋人间的呢喃。

这样的声音持续了十几分钟,清亮的男声突然出现了:“你听到了吗?无人之境海的声音,是多么温柔静谧啊,就和你一样美。”

“我知道,你被我伤狠了,这一辈子大概是不会再驾着帆船出海了。而我,虽然不能送你帆船、陪你出海,但至少,至少,要让你听到它的声音。

”我也想过,就这样躺在海面上,闭上眼睛,一直漂流到海的尽头。可是请原谅我的懦弱,我还是舍不得你,舍不得,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的你。原本,那一个清晨看完日出后,我就应该死去的,生无可恋,加上日日生不如死的痛楚,我实在找不到继续活下去的理由。可是,上天居然让我遇上了你。

“多活的这两年里,我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给我温暖的,你,颜妍,班上的同学们,甚至,很早以前就抛弃了我的,爸爸。”

我即盼望你有朝一日能翻到。因为被绣球花祝福的你,注定能给许多人带来希望,自己也会有一个美好的人生。你美好的人生,并比包括我。

“爸爸会满足我最后的愿望。我的身体会化作小小的一捧灰,护在这盆花的根下。我的灵魂会顺着花的血脉,再一次重见阳光和亲爱的你。”

男生的声音温柔地停住了,如同鸟儿温柔地收拢翅膀。

向晚轻轻吻上那一簇湛蓝的花球,泪水一滴滴滴进花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