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jdf

一只在杭电摸鱼的小火鸡

在下雨的夜晚遇见妖精

遇见妖精的时候,是深秋夜晚,冰冷的雨水不停地从天空掉落下来,溅起晶亮的水花。

妖精的两只手搭在腰上,半个身体露在巴士亭的屋檐之外。雨水顺着他的大帽檐滴滴答答流淌下来,将他的前半截裤子和鞋子都浸染成深色。

这是山里的第二座巴士亭。

来山里观光的人,从山脚的第一座巴士亭登上观光巴士,一路看风景,到达半山腰的第二座巴士亭的时候,可以选择下车徒步上山,或者继续乘坐巴士到山顶的第三座巴士亭。

通常在这个时间站在巴士亭里的人,大多是玩得忘记了时间的观光客,他们会不耐烦地跺脚和摇晃身体,在小小的空间里到处踩满脚印,等待最后一班巴士接他们下山。

可妖精显然并不期待什么。他更像是个纯粹在做些无聊事情打发时间的人。帽子制造的暗影低低地压在他脸上,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而他显然已经听到我的脚步声也没有朝我望一眼。

这个世界仿佛与他无关。

大多数妖精都没有时间观念。他们永远不会变老,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才会风化成白色的雾气飘散到森林中。

这着实很让人嫉妒。

带着这样的心情,我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地从他眼皮下走了过去。我当然也不是来玩的,而是为即将展开的12岁以后的人生决定很重要的事情,从上山到现在我都一直在为这个决定激动得身心颤抖。

“喂,你没看见我正在被雨淋吗?”妖精嗒嗒嗒地跑过来把脸伸到我面前晃了一晃,然后并肩走在我旁边。

“我以为你是故意在淋雨的。”

“为什么,我脸上又没有写着‘我是喜欢淋雨的妖精’。”妖精嘟嘟嘴,假装不高兴。

“因为妖精不怕感冒。”

“感冒?感冒是什么?”

“感冒就是生病。”

“那生病又是什么?”

我马上决定把妖精可能问到的关于感冒的所有问题都一口气回答完毕。

“生病就是身体不舒服。比如头会痛喉咙会痒还会打喷嚏流鼻涕严重的时候会发烧。发烧就是身体烫得像只烤山芋。然后就要去看医生吃药打针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因为会有人拿冰毛巾为你敷额头,喂你喝香香甜甜的粥,一口气答应你所有的要求,还会紧紧拉着你的手为你唱好听的歌……”

我突然觉得说不下去了,喉咙堵得慌,眼睛也有些发胀。我暗暗跺脚,在潜意识里把那些刚刚浮上心头的记忆大石头让它赶紧又沉下去,然后深深舒一口气:“好了,差不多就是这些。”

“哇呀,那可真好玩儿啊!我也要感冒!”妖精高兴地说。

我不理他,继续朝前走。

“喂,让我猜猜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的理由,猜对了要给我奖励噢!”

“你自己奖励自己好啦。”我没好气地回答。

“啊哈,那也不错!嗯,那我要奖励自己什么好呢?”妖精装模作样地抱着脑袋想,“对了!感冒!我要奖励自己一次感冒!”

我无奈地摇头,真搞不懂这些妖精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我以前也遇见过像你这样的孩子,他们的书包里藏着一张画满奇怪记号的图纸,目标就是找到纸上标记了‘宝藏’的那个地方。我悄悄跟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们拼命忙活了整整一天,挖出一个小鱼池那么大的坑,结果那里头躺着一条正在冬眠的蛇,把他们全都给吓跑了。”

“嘁!”我轻蔑地哼了一声。

“而你,显然是不一样的。你是个聪明又漂亮的大姑娘。”妖精朝我扮个鬼脸。

我很没用地不自觉地对妖精露出美好的笑容。他说得太对了,我明天就12岁了。我已经长大,并且是一个成熟的人了!

“所以,”妖精的眼睛挤成一条缝,朝我点点头,接着说,“我相信你,绝对不是和家人拌了几句嘴,就马上逃家的小兔子,自以为尾巴已经长出来,就马上想要自立门户,可惜这时才发现还没学会怎么挖萝卜。哈哈哈哈哈!”

我想我此时的脸看上去应该就像一粒刚刚炸开的爆米花。

这个狡猾又可恶的妖精,真是一肚子坏水!分明一开始就把我看穿了,却还拐着弯儿来戏弄我!

“我走不动了!”我气呼呼地说,就站在原地不动。心想你这个妖精肯定会嫌我麻烦,所以赶快给我闪得远远的去吧!

“以你现在的速度,天亮了还看不到山顶大树的影子。我可不敢担保你一个人能够安全到达。这山里啊,可是除了不存在的什么都有噢!比如‘嗷——’;还有‘呜——’;还有‘吼——’”

就算知道这些久久回荡在山谷里的可怕叫声,都来自于站在我面前的这个身材单薄的妖精,但刚刚才建立起来的决心还是立马就崩溃瓦解了。

“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吗?我想吃点儿东西……当然,是和你一起。我……我带了很好吃的面包和热汤。”我又饿又累又冷又怕,语气很无力,充满绝望和哀求。

“当然有。不过要请你先闭上眼睛。听我数一二三才能睁开噢!好,乖孩子。一、二、三!欢迎来到我的第……嗯,不记得是第几个家了。”

“你……家?”我仍然闭着眼睛,感觉挺梦游的。

“我可是山里的妖精,每座山都有我的家。好了,快把眼睛睁开吧,难道你想站着睡觉吗?”

这是一个和我家客厅一样宽敞的山洞。有木床,有炉子,有橱柜,有餐桌和舒服的椅子……算得上是一个比较舒适的窝了。至少和刚才的情况相比,这里简直抵得上五星级酒店!

我坐到炉子前,打开书包,掏出在面包店买的糕点,大口大口吃起来。吃了几口,我望了望妖精,他正盯着我看,这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你,饿吗?”

“不知道噢。好像有点饿又好像不那么饿。”妖精没把握地说。

“如果你饿了,就吃吧。”我把另一块面包放在餐桌上。

妖精没有吃面包,而是走过来和我坐在一起。炉子很热,他被雨淋湿的衣服不断冒着潮湿的白气。

“我好像感冒了,”妖精说,“我觉得不舒服。”

“哪儿不舒服?”

“头有点儿痛,喉咙有点儿痒,还有,还有,啊——嚏!”妖精打了一个很响亮的喷嚏,然后开始揉鼻子,“鼻子也不畅通。”

我把手放在他额头上。天哪,真烫!

“你有干的衣服吗?有的话赶紧换上,然后,然后,到床上去躺着!”

当妖精乖乖地躺到床上,用毯子把自己裹起来的时候,我已经努力回忆出我生病的时候妈妈照顾我的情形了。

我从书包里翻出毛巾和保温水壶。

我把毛巾用冰凉的山泉水浸湿,敷在妖精的额头上。他轻轻地哆嗦了一下,说:“真爽!”

我不会熬粥,这里肯定也没有米。可我的保温壶里有热汤。我拿着勺子喂妖精,妖精居然像个小孩子似的很乖地把汤全部喝光了。如果不是他真的烫得像只烤山芋,这样的好胃口让我几乎要怀疑他感冒的真实性。

妖精从毯子下面伸出一只手来,我犹豫了一下,慢慢把手贴在他的手心上。

妖精的手像只毛茸茸的暖炉。

我觉得身体和心都开始回暖了,热乎乎的,慢慢地生起一种懒洋洋的情绪。

“你会给我唱我喜欢的歌吧,”妖精说,“我最喜欢《妖精的红头发最拉风》这首歌。”

“可我不会唱,”我回答,“我最喜欢的是《三只小熊》。”

“那就给我唱《三只小熊》吧。”妖精一点儿也不耍性子。

于是我开始唱《三只小熊》。唱完一遍,妖精又要求我再唱一遍。我一共唱了二十五遍。有什么办法呢,现在生病的是妖精,我必须要满足他所有的愿望。

“好了,我已经学会了,”妖精说,“现在,我来给你唱《妖精的红头发最拉风》,你最好一次就学会。”

我点点头,其实心里想学不学会都没关系吧。

妖精的歌声出乎我意料的好听,就像春天徜徉在山谷的南风,氤氲着阳光和花草香甜的气息。

这次我想起春天和妈妈在山谷玩耍时的情景。

妈妈呢,她现在应该正睡得香吧?或许,还在计划着明天怎么给我庆祝生日……肯定有我最喜欢的水果蛋糕和神秘的礼物……可她绝对想不到她的宝贝女儿已经因为赌气而离家跑到了山上,还和一个妖精在一起。

是啊,她怎么可能会想到呢?

要是告诉她,一定会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吧……或者,会夸奖我怎么突然想出这么有趣的故事。

哼,其实这全是真的。我真的和一个妖精在一起,一个长得一点儿也不难看的妖精!

妈妈……

你现在……在干吗……我好想你啊……

慢慢张开眼睛,看见摇曳着金色光芒的树冠,耳边满是小鸟的鸣唱。

我发现我躺在一棵大树下,身上盖着松软的叶子。

有顶漂亮的帽子放在我身旁。一枚心形树叶被一根红头发系在帽子上,树叶上面画着一个戴帽子的小女孩,正笑眯眯地朝着一座美丽的名字叫“家”的房子奔去。

我把帽子戴在头上,站起来朝远处眺望。

我将乘坐第一班巴士下山,到家的时候肯定能闻到妈妈在厨房烤蛋糕的香味。噢耶!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唱着《妖精的红头发最拉风》,我要准备迎接我崭新的12岁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