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jdf

一只在杭电摸鱼的小火鸡

绿叶

NO.1

我叫绿天,鸡蛋灌饼胡同三十二号小尺家的一棵枣树。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吹嘘,我只是树上的一枚叶子。我叫绿天,是一枚小叶子,但我却无时无刻不渴望成为一位英雄,就像蓝天一样。

蓝天是我的哥哥。自我出生起耳边便萦绕着它的名字。大概在我出生的前一年,蓝天因为无意中落下树,蒙在了一个偷枣的小孩子眼睛上,孩子掉了下去,摔断了腿。可是大家都无暇注意那个,只是一味地夸奖蓝天的英勇无畏。也许他只不过是无意间落下,也许那个无辜的孩子并不是有意偷枣,谁知道呢?

一年了,大家只知道蓝天是个英雄,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NO.2

蓝天是家族的骄傲,他就像一个金色的光环笼罩在我和家人的身上。自从那件事情发生后,我的爸爸就不再叫紫光了,族人叫他蓝天的爸爸;妈妈也不再叫珊德,族人叫她蓝天的妈妈。就连我也快要淡忘自己的名字,被叫做蓝天的弟弟。这已经不是情愿不情愿的问题了。

自从蓝天的牺牲保住了枣树的果实后,一些同龄树叶就渴望着有一个机会能够让他们也成为英雄,所以他们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尽管我同样想成为一位英雄,但是我却不想死,因为我很爱这个世界,很爱那只每天都到我所在的枝头上唱歌的麻雀,很爱每日都准时升起的金黄的太阳,除了“我的身份不是英雄”之外,我爱这世上的一切。有时我也在想,用一切我所热爱的东西换来一个“英雄”的称号,值得吗?

时间就在这总有一些不圆满的日子中溜走。尽管我总是想不出答案而感觉苦恼,但是我依旧无时无刻不渴望成为一个英雄。

NO.3

爷爷总是说:“绿天很乖,爷爷喜欢绿天。”

“爷爷不喜欢蓝天吗?”

“爷爷也喜欢蓝天,但那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爷爷最喜欢绿天。”

“哦,”我又开始无端地发起呆来,“可是爷爷,蓝天是个英雄啊。”

“傻孩子,”爷爷又开始称呼我的别称,“爷爷可不想要什么英雄,爷爷只要自己的孙子。”

尽管如此,我依旧无时无刻不渴望着能够当一个英雄。哪怕有不起眼的英雄事迹也好。

NO.4

因为去年那个孩子的腿被摔断,所以小尺家就花钱请人来为他家枣树做了一个高高的铁架—— 一个连小尺自己都够不到的铁架。小尺今年刚刚七岁,即使拼命地踮着脚尖也不及枣树的三分之一高。

被摔断腿的孩子叫小铁,是小尺顶好顶好的哥儿们。可是当小铁受伤后,因为小尺家拒绝赔偿,于是两家互不往来,小尺与小铁自然也就很难见面。

很久后,两个孩子才终于见了面。我听到小铁说:“小尺,这不怪咱们,都是家长太较真了。”

小尺说:“不,这都怪你。”他的声音带了哭腔,他是一个很柔弱的男孩,就像我一样,似乎一辈子拼了命也难以成为英雄。

“怪我?”

“你要吃枣就说一声!我给你摘!你为什么要爬树啊!摔断腿多疼啊!”小尺大叫道。

然后整个院子就只剩下小尺呜呜咽咽的哭泣声。

“对不起,小尺……”小铁默默地走出了三十二号的院子。

NO.5

自从蓝天牺牲后,他的尸体被小尺拾走了。

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傍晚,我毫无睡意,望着天继续做着我的英雄梦。

小尺的房间突然亮起了光,我不由得偷窥起来。

“叫你让小铁摔下树!”他突然间大叫一声,从书包中拿出一本书,又从书中的一页里抽出了一枚纸片一样的东西。

“都是你!让小铁受伤!我恨你!我和小铁做不成朋友了!都怪你!”我在那一刹那看清楚了,那根本不是一枚“纸片”,而是一枚叶子!叶子左半边的一个小小的痕迹是石头划过时所致;而那右下角清晰的缺口则是树上虫子的“杰作”……这都是我妈妈告诉我的。我认出来了!他就是我的哥哥蓝天!

小尺拿着我哥哥的尸体、我们族人的英雄、那个从我出生起就一直令我感到自卑的叶子,“啪啪”地撕了个粉碎,然后让它顺着窗外的夜风飘到了四面八方的各个角落。

NO.6

又一个春天的夜晚,我迷迷糊糊中听到爸爸妈妈呢喃的梦话:“蓝天回来了!蓝天回来了!”我大吃一惊,急忙四处张望。可是周围除了被清风吹得沙沙响的叶子以外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于是我又开始沉沉地睡下。

春天是新叶冒绿芽的季节,无数的新生命即将展露腰肢,来代替我们这些经历了将近一年的风雪、阳光的叶子。

我就要死了,可能我这辈子都无法当一个英雄了,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英雄。

NO.7

“蓝天”回来了,全族的人都因此而欢呼。

就在我所在的枝条的上方,冒出了一个新芽,嫩绿而小小的叶子的左半边有一个小小的划痕,而右下角则有一个似乎被虫子咬过的缺口。他与我的哥哥是多么的相似啊,我简直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么相像的两枚叶子。爸爸妈妈更激动,他们为我的弟弟取了一个具有代表性意义的名字:小蓝天。也许他只是一个蓝天的代替品,也许我的弟弟并不想这样,即使那逝去的生命是一位英雄。但是,这已经不是情不情愿的问题了。

NO.8

有一天,我可怜的弟弟小蓝天问我:“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叫我蓝天,或者别的什么,而是要叫我小蓝天呢?”

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他说,假如是我,会因为自己是别人的附属品而感到羞愧难当。但是爸爸妈妈抢在我前面回答了他:“你原来有一个哥哥,他叫蓝天。他是一枚漂亮的叶子,就像你这样。但是,他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是家族的骄傲……”

然后他们的滔滔不绝打断了我的话,好在我已经习惯被无数的光辉撇在角落。

NO.9

小蓝天因为有一个叫做蓝天、是个英雄的哥哥而感到自豪无比,他竟然毫不在乎自己只是一个替代品。

“他们很尊敬我。”他说。

“可是他们尊敬的是蓝天,而不是小蓝天。”我说。

“那不重要,”小蓝天说,“被人崇拜的感觉很好,即使只是一个替代品也无所谓。”

“那你自己的人生呢?你不在乎吗?”

“那不重要,”他又说了这四个字,“我才不去管别人的眼光,这样的人生我很喜欢。”

我说不出话来。也许像我这样似乎一辈子也不甘心,但至今也没有活出什么名堂的叶子,想要做个英雄,就像登天一样难。

“我才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个英雄,做一辈子英雄梦的人生我很喜欢。”我试着用小蓝天的口吻对自己这样说。然而我很快摇了摇头,因为我并不认为做白日梦的一生还能称之为人生。

NO.10

枣树似乎要遭殃了。小蓝天的到来并没有为族人带来任何幸福平安的祥兆。

就在一个早晨,老尺——小尺的父亲——带来了一个剧组。

“这棵枣树不错吧?”老尺如小鸡啄米般点头哈腰。

“嗯,不错。”一个中年男人带着磁性与沧桑的声音传了上来。

“您看……拍广告用得上吗?”

“很好很好,就是它了!”

我们整个家族都因为要上镜而欢呼起来。“可是……”一个停顿让所有的叶子都不由得一惊,“我们要拍的是一部关于生命与希望的广告,有太多旧叶子似乎影响美观啊。”

“没事没事,我帮您把它拔下来!”老尺依旧乐呵呵地说。

族人的心都凉了半截。

“不许动那些叶子!”小尺跑了过来,“不要折断叶子的腿,很疼的!”他伸开双臂紧紧地护在了枣树前,喘着粗气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们。

“小尺别闹!回房写作业去!”老尺赶道。

“不!”小尺倔强地护着树。

“赶紧回去!别在这里捣乱!当心我揍你屁股!”

“不!”

“这孩子今天怎么了?不好意思啊导演,我处理一下就来。”

老尺不顾儿子的反抗,将他扛上肩头,往家的方向走去。

“叶子也是有生命的,我不准你伤害叶子!他们也有朋友!不要让他们分开!爸,把我放下来……折断腿很疼的!失去朋友更疼!爸!爸……哇!”

小尺大声哭了起来。但是他仍在“手舞足蹈”着,仍然为了我们而挣扎。

NO.11

小尺说得对,叶子是有灵魂的,同样,我们也是有尊严的。我们世世代代从生命之源——大地中汲取营养,然后尽情地释放着大自然的光芒。我们是最自然的颜色——绿色,我们有着最健康的色泽,最有生命力的脉搏。我们是世间最高贵的生命,是大自然最唯美的体现。

所以作为一片叶子,即便当不成英雄,也决不能被人类折断尊严。

NO.12

小尺被关在屋子里哭天喊地,他奋力地敲打着窗户,泪眼婆娑地望着我们。

一个秃顶男人扛着一把足足比铁架高两倍的梯子向我们走来。

老尺依旧呵呵地笑着,仅有的尊严也所剩无几。

那个声音很有磁性的导演此刻正双手环胸,皱着眉头看着树上老去的我们。

从来没迟过到的太阳依旧笑眯眯地播撒着阳光。

那只爱唱歌的麻雀正在赶来的路上。

NO.13

我屏住了呼吸,轻轻地一扭身,一股钻心的疼痛沿着叶脉蔓延到我的全身。我就那么轻轻地、轻轻地飘落下来。

与其忍受被人类揪下这种耻辱,我宁可自己落下。

NO.14

我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静静地躺在柔软的泥土上,等待着死神的判决。但是,我感到了一阵阵揪心的疼痛,那疼痛并不来自自身,而是来自我那相濡以沫的亲人与族人。由于我的带头,他们也都纷纷地屏住呼吸,轻轻地一扭身,带着钻心的疼痛轻轻地、轻轻地飘落下来。

春天的午后,清凉的风吹来,枣树上那些枯黄的叶子纷纷打着卷落了下来,而领头的是一枚总是做英雄梦的叶子。

NO.15

我叫绿天,一片有勇无谋、有时甚至无勇无谋的傻叶子。在我的带领下,全族人都失去了生命,但同时也保住了尊严。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成为了英雄,但现在,这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爷爷曾说:“爷爷可不想要什么英雄,爷爷只要自己的孙子。”

也许今后,三十二号院的那棵枣树上的其他叶子也会将一枚叫做绿天的叶子的事迹世代流传,也许他们会称我为英雄,也许他们会这样说:“从前有一枚只会做英雄梦的叶子,他叫做绿天。他为了尊严,付出了生命,为了追随他,全族的人都折断了自己的腿。”

可惜,我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许我会在另一个世界,依旧锲而不舍地做着英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