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jdf

一只在杭电摸鱼的小火鸡

仲夏夜之魔鬼的长发

世界上的帅哥都需要一番教训

热干面是武汉苏醒的味道。

这句话被镌在巨大的白色城市广告牌上,醒目而和谐。

但是眼前却有如此不和谐的一幕:一个8岁的男孩,在公汽上吃……汤面。一个急刹车,汤随着葱花与胡萝卜丝齐飞,洒在我百年难得一穿的白裤子上。

我极力克制,柔声问:“你不知道坐车应该吃热干面吗?”

小孩瞪着一双乌黑晶莹的眼睛,满不在乎地说:“老子就喜欢在车上喝汤!”

猫了个咪的,哪个说儿童是未来的主人翁?看他这少爷架势,分明现在就是这个社会的大当家!

“你爸爸在不在这里?”我问,准备讨洗衣费。

他挑衅着昂头,长长的睫毛从下眼睑扫过,得意地说:“不在!”一幅“你们要告状,纯属没门”的模样。

马上就要到一中了,我下车前不死心:“你妈妈在不在?你奶奶在不在?”

他伸舌头扮鬼脸,脆生生回答:“都、不、在!”

那正好!我屈起中指,朝着他额头狠狠弹过去,一声闷响。敲过西瓜吧,就那声音。

然后,立即冲下车。临行前回望,小男孩捂着额头撇嘴冲我发愣。旁边另一位同样被面汤临幸过的大叔,则微笑着冲我竖起大拇指。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可以大义灭亲,打一个不成器的小孩更不在话下。

小孩长得真帅,但性格着实可恨。帅哥们之所以狂傲,都是从幼年时代开始,被那帮没胸没脑的幼齿loli们给惯的。为了今后国家的帅哥茁壮成长,辣手摧花看来还是必要的。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帅哥,包括乔宁,都需要一番教训!

乔宁是个乱放电的皮卡丘

我叫管韵,16岁,高一生,暗恋乔宁已经半年了。

暗恋就像PP上长了一颗美人痣,自己没事 偷着美一美,不足为外人道也。望着月亮,掐朵小花伤春悲秋一番,最后在日记里感叹青春 无悔就可以了。大部分人的青春,就是这样过来的。

本来我也准备这样的,可是乔宁的女朋友出现了,我心如猫抓,再也沉不住气了。整天思量着给他们班主任写匿名信,如何配合校方捉奸。

屠杀杀。本名已经没人叫了,本校极具诱惑力的美人,大有特洛伊城海伦的风范。折杀在她水手裙下的男生无数,因她而争风吃醋被记过的男生,可以把汉口的公厕全部打扫干净,不用花钱请外人帮忙。

乔宁似乎也是扫厕大军中的一员,我那次看到他和屠杀杀单独讲话8分钟!

恋爱中的受伤的女人是很可怕的。今天早上那孩子,虽然不是殃及无辜,但我确实有拿他撒气。

马上就要放暑假了,看不到他背着米白色书包,不疾不徐地喝着豆浆,从我窗边缓缓经过了。

难熬啊,难熬。暑假干什么好呢,还是赚钱吧。

去麦当劳?算了吧,赚的还不够抵吃的账呢。最后决定做家教。

性别女,7~10岁之间,身高130cm以下。

“以你的条件,你就能应付这样的。”我爸爸打量了我的个头拟定以上计划。

在网上搜索一番,有个条件很符合,但性别男。

“行了,让她去吧,都闲出心里障碍了。”妈妈也不知道是心疼女儿,还是心疼狗,“再呆在家里,杀生丸的几根毛都让她拔完了!”

我按照电话里的约定,上午9点到了市图书馆,傻住了:乔宁和一个小男孩在那里等我。

世界上帅哥面貌特征大都相似,但丑男却各有各的雷人之处。

这句话是真理,当初我只觉得那洒面汤的孩子眼熟,但绝对想不到他是乔宁的堂弟。如果我早知道,就是给我钱,我也不会打他,巴结还来不及呢。

小孩一见我,马上低着头,看着地面上那只甲虫,撅着嘴不说话。

“噢,难得小智这么听话。看来他有点惧你呢,就你来给他补数学吧!”乔宁眨着眼,小声对我说。

别眨了,电死我了,乔宁你个皮卡丘,都有妇之夫了,还滥施魅力,真无耻!

“越严越好,他都气走好几个老师了。”

看在宁帅和人民币的份上,拿刀逼我也不走。在这段时期,我一定做一名伟大的灵魂工程师。

我和8岁的乔智成了忘年交

现在的小孩真不容易,奥数题太难了。

“管老师,都30分钟 了,你还没算出来,宁哥哥最多只要5分钟!”乔智的话颇意味深长。

“拿你为什么不要他教 你?”我快要抓狂了,方程式列了一个又一个。 “他说他要上法语班。”

“听他瞎扯,他是和女朋友约会呢!”我愤然把笔拍在书桌上,醋意盎然。

“你也想做我嫂子啊?”他突然问,大眼睛黑亮亮的。

成器的孩子,都是打出来的,我要不要这样来教育这孩子?

“难道你还有别的哥哥?介绍来看看。”我拿眼睛横他。

我不知道现在的孩子是怎么理解“欲盖弥彰”这个词语的,他一脸“原来如此”的大彻大悟!

“如果你给我写语文暑假作业,还有45篇日记,我就给宁哥哥打电话!”他果然不单纯。

在给8岁的乔智补课一周后,各自心怀鬼胎的我们,终于成了忘年之交。

乔宁的数学成绩很棒,三下五除二就解出答案。

我在一旁看他坚毅的眉峰,秀气的鼻梁,比空调吹出的冷气还享受。

我假惺惺地问,但掩不住语气里的欢喜:“你不是要上法语课吗?”

乔宁一听,微微一笑,正要解释,乔智抢先开口:“不都说过了吗,宁哥哥的老师脑溢血,中风啦,上不了课了!真羡慕死了!”

靠,大姐我早知道了,只不过想听你宁哥哥亲口讲而已。你也不用羡慕你哥,有你这样的学生,我迟早和你哥的法语老师下场一样。

买萝卜也补不回来的元气

以后的日子,风和日丽,我心情无比愉悦。

现在我每天都在和乔宁在书桌前约会,只是多了乔智这各大灯泡而已——我们共同辅导他。

我和乔宁开始无话不谈,但让我生气的是,他打死也不承认有女朋友。

这辈子,我最受不了别人骗我!虽然我自己谎话张口就来。

他有些激动:“我没必要撒谎呀!”

是吗,是吗,刘德华还发毒誓说自己没有儿子呢,结果还不是有个女儿?

你们这帮长得帅的偶像派,撒起慌来也不照照镜子……

小破孩开始不满意,觉得委屈:“你们只顾聊天,都不理我了!” 哈,自我中心的孩子。

说实话,我敢赌十个香蕉,乔宁小时候,肯定也和小智一样蛮不讲理、自私,撒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谎。

现在我觉得,上辈子肯定欠了他们乔家的账。一个诡计多端的小子,让我疲于奔命,另一个清新动人的子孙,让我夜不能寐。

OH,MY佛祖啊,我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这对兄弟让我元气大伤,不是每小时15块钱的酬劳可以买萝卜补回来的!

谁拔了魔鬼的三根金发

但还没有到结账日期,我就惨遭毒手。

我在书桌前给那个小的讲数列,大的却盯着我的头顶端详了良久,目光凝重,大有佛祖端坐云间,看受罪的凡人一样慈悲而忧心。然后,二话不说……

我痛得大叫一声。

两个姓乔的都被我剧烈的反应吓了一跳。

“乔宁,你在我头上做什么?是不是用放大镜烧我的头发?”我大声咆哮。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如此恶趣味!”

乔宁一脸无辜,手里拿着我三根头发。这就是我原以为风度无暇的男生!

我冲他怒目而视:“你以为这是魔鬼的三根金发吗?”

小智忙安慰我:“宁哥哥只是想珍藏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珍藏?我每天梳头掉一大把,也没见你跟在后面捡!

“我以为这是白头发,在黑头发里面特别显眼!”他狡辩。都说了我最讨厌说谎的人了!

白头发?你有白内障吗?这三根头发乌黑油亮,仿佛用碳素墨水灌溉而成,在阳光下灼灼生华。

“刚才是反光造成的……我以为你为了小智,呕心沥血,都白了少年头……所以我就拔下来了!”

他急得满脸通红,让我的心软了起来。但他的解释让我火气又上来了:“就算是这样,你难道不会一根根拔下来吗?一次三根,你是什么居心!”

无妄的单相思生了根

最后,事情终于完满结束。结了帐,也该结了这段无妄的单相思了。高二开学后,我决心变得有出息些,偶尔涌起一阵对他的思念,都被我人工压制下去。

这个周六是我的生日。在清晨的时候,我以各式各样的方式委婉地提醒双亲: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亲爱的母亲大人,16年前的今天,您在妇产科病房里痛得哭天喊地,死去活来,医生“嗤啦”一声在您肚子上来了一刀,难道您真得好了伤疤忘了痛吗?

母亲换上高跟鞋,出门了。

亲爱的爸爸,16年前的今天,您因为我的缘故,有幸成为一名光荣的父亲,那天您亲了一个老太婆。和一个没牙瘪嘴的人接吻的滋味,您忘了吗?

爸接了个电话后,也出去了。

什么嘛,杀生丸到我家的纪念日,我妈都会买麦乐鸡给它吃,难道我混得连条狗都不如?

我在家里气得乱叫,把杀生丸追得在客厅里乱窜,它几乎愤怒得要反抗了,咆哮了几声。

电话铃响了。难道是他们良心发现?那好,我要心胸宽阔地原谅他们。

是乔智。

“韵姐姐,给我口述一篇日记,300字!”他在那边脆生生地说。然后附稍一句:“有时间来看宁哥哥,他比我还想你!”

明知道乔智这小子的鬼话是不能信的,但是我心里痒得要死,忍不住打开夹在日记本里的三根头发:它们被我整整齐齐用透明胶粘成三条平行线,做成标本。

乔宁得为他的眼拙,做牛做马,给我办三件事!

本来想学赵敏,逼他不许和屠杀杀来往。但是,懦弱、虚伪的我,没有那蒙古郡主的豪放和魄力。

“你也太可怜了……生日和狗一起过……它还咬你?……动用一根头发?嗯,我马上过来!”乔宁的声音通过电波传来,听得我心里暖融融的。

傍晚的时候,月上柳梢头,在我家小区里精致的竹亭里。

“小智说……你有时候很寂寞……”他缓缓开口。

一口热巧克力差点呛死我,那臭小子的原话是什么,怎么听着我像长夜难耐、欲火焚身的思春少妇呢?

“你听他瞎扯,他还说你……”我欲言又止,乔智说你很想我这番话,我开不了口。

乔宁给我的蛋糕是自家产的,友情赠送。再优质的奶油吃多了,也是会恶心的,即便是帅哥送的。

“谢谢你啊!”一个18寸的奶油水果蛋糕被两个人吃完了。

其实我早想开口,但是我不想这么快就和他分开,用吃蛋糕来拖延时间。我看乔宁也被噎得不行

了,才打着奶油饱嗝说了上面的话。

“你也不早点说,这点吧,明天我们去星光乐园,帮你补过生日!”

由帅哥主动提出这样的约会,真让人心旷神怡!

再也不用和条狗争风吃醋

我激动得侧夜未眠,直到清晨才睡意袭来。

父母一大早便出了门,狗窝里七点的闹钟准时铃声大作,睡梦中的杀生丸被惊得大声咆哮,狗吠声把我惊醒。睡意朦胧的我,想起与帅哥的约会,便精神抖擞起来。

正要出门,我亲爱的爸爸妈妈突然夫妻双双把家还,看着我穿着鹅黄色的洋装,头上还别着一个大蝴蝶结,如同看一只戴栀子花的猴子,愣了半天,说:“噢,我们要给你一个惊喜呢,今天去星光乐园,你不是一直都想去吗?”

我确实是要去星光乐园,但不是要和你们一起去啊……

星光乐园里,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幸福的气息,彩色的气球,巨大的音乐喷泉。摩天轮让我妈狂吐不止,我爸似乎还不过瘾,不已,一个人赖在上面不肯下来,追忆他已经远去的似水童年。

我扶着我妈,她现在虚弱地像只吃素的猫,奄奄一息,估计我一松手,她立刻摔个大马趴。

我眼睁睁看着满头大汗跑来的乔宁,他手里拿着一个已经化了大半的香草甜筒,紫色的糖水吧嗒滴在地面上。他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亮晶晶的。

他给我一个大大的笑容之后,就跑开了。

看着他穿带着绿外套的背影,我心里绝望得要命。我不是故意失约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算错了阴历的日子。

唉,游园惊破梦啊!

在学校看到他,我低头便闪,一头扎在人群里。有一次被他揪个正着:“你怎么碰上我,就跟见了鬼似的?”

我吱唔了半天,才说:“我那天,并不是故意不等你,我爸妈……实在没脸见你!”

他居然一脸慈爱:“傻丫头,我为你高兴啊,你再也不用和条狗争风吃醋,你并没

有被家人忽略啊……”

还不如忽略了呢。

可是乔宁,你怎么可以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和我说话?这样会让我误会的!

我们都有一张嫉妒的嘴脸

七十周年校庆要到了,学校除了烧钱请一票明星之外,还发动学生群众献舞献艺,舞台剧是重头戏。

世界上优秀而严肃的剧目万千,但是学生们偏爱那些浸淫着情爱元素的悲喜剧,比如《睡美人》,《罗密欧与朱丽叶》啦,借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帅哥美女们假戏真做。一来二去,那些杂志上的庸俗故事我都懒得讲了。

我们学校那帮人也没能免俗,挑了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而乔宁没事就爱往舞台剧组跑,课间活动的时间全都耗在那里。

起初我以为他是群众演员,演个路人甲什么的,但旋即发现他觊觎着男主角的位置——他一直虚位以待,保持着任何角色都不演的自由之身。

因为女主就是屠杀杀!和她的激情一吻,光想想就觉得香艳。

我妒火中烧,问:“你是不是一直巴不得佟川从舞台上栽下来,至少半个月不能动弹,最好毁个容什么的,然后你就开心了?”

对于我的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他丝毫不理会,脸上只是涌现出淡淡的羞涩的红晕。说实话,乔宁长得真好看,连嫉妒的嘴脸都丝毫不丑恶,居然还如此动人。

我心烦无比,小智打电话来让说他生日宴会,我用他爸付的工资给他买了个变形金刚,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我很怕见到乔宁时情绪失控,但不问清楚,我又心有不甘。

还好乔宁有事没来。那顿饭吃得宾主尽欢,乔智他爸还决定聘我为长期家教。

变形金刚让乔智乐不可支,说出终极秘密:“韵姐姐,宁哥哥就想演戏,但是脸皮薄,开不了口,所以他每次都只能在旁边看着。他以前还演过舞台剧《天龙八部》里面的段誉呢!”

我忙问:“谁演王语嫣?”

“没事,一个比你还要丑的女生,韵姐姐,你一定要成功啊!”他一边给汽车人变形,一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是啊,我怎么能辜负一个孩子的希望呢?他们的心愿,都像水晶般透明、璀璨……

“如果宁哥哥不要你,我来给他拾破烂……”

我一个暴栗给他:“不许你乌鸦嘴!”

最绵长的仲夏夜之梦

我拿出第二根头发:“乔宁,去参加话剧《仲夏夜之梦》吧!”

他满脸通红:“这个……是很重要的事情吗?”语气里掩不住的兴奋。

“是啊,我以前被那个佟川和屠杀杀取笑过,被恶语侮辱过……他们说我长得丑,你一定要做男一号,气死他们!”

我又在瞎说了,如果说谎判刑的话,我肯定得把牢底坐穿。

他咬着嘴唇说:“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不用装了,我知道你心里其实欣喜若狂。往往这样的刺激,比鼓励是个更好的借口,乔宁终于抛下忐忑和羞涩,向剧组请缨扮演侍卫。

也不知道乔宁是拜了哪路神仙,当天佟川就和剧组吵架了。那个冷峻高傲、俊美无敌的佟川一走,阳光俊秀、清爽健气的乔宁,便从侍卫甲荣升为男一号。

可是,导演不是很满意,他和屠杀杀的戏,配得很生硬。

屠杀杀一甩长发,摊手说:“我没法和佟川之外的人配戏。而且,导演,你去找乔宁喜欢的女生来演吧,他看我的时候,眼神里总是有掩饰不住的愤怒!”

害人终害己。屠杀杀潇洒地离开了,我从侍女过渡到这一步,金锁翻身做紫薇。

佟.屠一走,两大看点没有了。这出剧让不少人失望,乔宁同学尚可撑起门面,但是我呢……姿色平庸,来看笑话的居多吧。

悔不该当初与郎共随军……

对白时,双方都憋着大红脸不肯开口。把导演和一群人都急坏了。

“大家都觉得你比屠同学更有灵性,尤其是你说谎眨眼睛的样子,所有的人明知是谎言,但却很乐意相信你的话!”导演给我鼓劲。

哎,导演啊,你说谎眨眼的样子,也蛮有灵性的,我也好想相信啊,但我不能自欺啊!我不知道乔宁心中对于和我对手戏,到底是什么想法?

最终让我没有后顾之忧的,是乔宁一个绵长的吻。排练场地安静极了,大家都屏息凝视——这原本只是一个头影错位镜头。

观众们都说吻得太逼真了。女一号也很漂亮啊,就是有点婴儿胖。

这出剧演完的时候,有些事情已经无限明朗。我很庆幸没有给乔宁的班主任打匿名电话,说他借表演舞台剧来谈恋爱了,那样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是他公认的秘密女友。

渔夫终于钓上美人鱼

“你留给我做纪念吧,以后你差遣我,都用不上那根头发了。”

乔宁一直想把第三根头发要过来,他觉得那实在是个危险的把柄。

“休想。以后咱俩要是分手了,那就派上用场了。比如说,我要和你再重新开始一段奸情什么的……”我丝毫不上当。整个故事,只有小智是最大的受害者。我以后再也给他在电话里写作业了,他很生气,说我是个万恶的渔夫,钓上美人鱼后,就把蚯蚓扔在一边,他威胁我说要在给乔宁吹风,说我是个背信弃义、狡猾恶劣的女人。你去说吧,对这一点,你哥哥已经深有体会了,但他能耐我何?